用绿色驱逐沙漠

Published in the dossier of 十一月 2017

背靠撒哈拉大沙漠的萨赫勒地区是一个脆弱的地方。受到干旱和自然环境恶化的影响,这个极其贫穷的农村的土地多年来一直在荒漠化。但绿色长城计划使它恢复了生命。由十一个非洲国家倡议,这个广阔的森林再生计划延伸超过7600公里,类似一个巨大的树木镶嵌画将达喀尔连接至吉布提。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但足够理性,值得由威立雅基金会支持的OHMI Téssékéré*的研究人员进行深度研究。在塞内加尔北部,一个2008年就开始植树的试点地区,植物学家、人类学家、地理学家和医生正在分析重新造林对环境、地方经济以及健康的影响。让塞内加尔草原重披绿装的努力正逐渐提高着富拉族人群的日常生活质量。Arnaud Späni的摄影见证了这些变化:在合欢树和沙漠椰枣树的树影下,希望正在回归。
 

简历

Arnaud Späni出生在班吉(中非共和国),在非洲大陆长大。一次培训经历使他对旅行和参与活动极为渴望。在参加了国际援助的活动,以及在世界各地建立水力发电站的行动之后,他开始从事编辑摄影工作。作为一个无所不及的环球旅行家,他的镜头从航空史,经过地域及文化的评价,扫过对环境的保护。

Arnaud Späni,用关切来聚焦

Arnaud Späni是一个低调的观察者,他注重细节,讲求真实性。相机在手,他始终坚持这一贯穿其所有报道的立场,尤其是对于他有着深度了解的非洲。这位摄影师为一部关于绿色长城的作品被派往非洲,随即在塞内加尔开始追随起这个不同寻常的项目。为了拍摄到从准备树苗到雨季栽种这一缓慢的栽种活动,他多次前往Ferlo地区。

Arnaud解释道:“我很幸运,不仅能够跟随有关科学调查,而且能够跟随塞内加尔军队保护这一栽种区域的行动。”

这也使他有机会成为Fula人日常生活一部分,他们生活在整个Sahel地区,而且都是他的熟人。

“我曾对这些群落的社会和家庭组成以及他们村庄的等级结构感兴趣。能够讲几句他们的语言让我得以认识很多人。”

Arnaud的作品展现出这些群落一幅田园式生活的景象。他的摄影也显示了这些地方令人意想不到的活力。在半干旱的环境中,“通常仅仅只需要一点水和一点荫凉就足够自然再次展现生命,”他说道。

 

*人类-环境观测站(OHM)是一种跨学科的组织,专注研究人类的重大活动对环境的影响。OHMI (I是“国际”之意)Téssékéré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达喀尔大学以及塞内加尔国家绿色长城项目共同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