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撬动能源转型的杠杆力量

与Mechthild Wörsdörfer,Patrick Labat和Renaud Mazy的专题讨论
Published in the dossier of 七月 2017

所有人都支持能源效率。然而,从实际角度看,现实面对的各种壁垒层出不穷,减缓了我们在这条道路上的关键部署。三位来自前线的成员提出了各自对这些问题,以及如何对待这些问题的看法。

Mechthild Wörsdörfer,欧盟委员会能源总司能源政策主任

“若可以实现30%的节能目标,我们将过渡到低碳竞争力的能源体系。”
 

您如何定义能源效率?

Patrick Labat: 提升能源效率意味着维持同等服务水平的同时,耗费更少的能源和资源,举例说,就是在一家工厂执行相同的工业生产或在一栋楼宇中达到相同水平的舒适度。用楼宇的例子分析,则可通过三种方式获得这些收益:通过建设新房屋,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通过翻新现有的建筑,但造价很昂贵,很难短期实现投资盈利;通过在建筑物内部实现自动控制系统和优化能源生产,尤其是热电联产技术。能源结构上,也可用采用当地优选的可利用能源资源作为补给,从而得到改善。后一种投资可以被更快地摊销,尤其是当本地居民的意识行为得到提升后。
 

Mechthild Wörsdörfer: 事实上,建筑行业绝对是能源效率问题的关键,也是我们的关注重点之一,因其代表了欧洲近一半的能源消耗。

其它的关键因素可能是产品(如冰箱、电脑或汽车,效率高低不定)、工业、运输等。在2020年能源战略的框架内,我们为能源效率设定一个广为流传的目标:到2020年将能效提高20%。我们通过在2012年发布了相关指令来协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虽然存在质疑,包括我们的成员国在内,但当我们提及那些目标时,我们对实现它充满了信心。目前,正在进行指令的修订,并又设定了2030年提高30%的目标。

 

Renaud Mazy: 减少浪费是真正的挑战!当然,在大型机构,比如医院,一个细微的优化操作,甚至如通风或照明等,也可实现大量的能源和成本的节约!然而从中期和长远来看,真正实现节能需要投入成本,而盈利不可能立杆见影:这些选择的制定和实施都非常复杂,尤其是要在宏观的金融管制框架下代替医院来作出选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请威立雅,在我们所有的业务领域中辅助开展各种方案研究,从而携手开辟出一条通向节能的康庄大道。

 

Patrick Labat,威立雅北欧高级执行副董事长

“提升能源效率意味着维持同等服务水平的同时,耗费更少的能源和资源。”

许多专家认为,进度太慢(见第15页文字框内容)。您认为在作用发酵过程中,主要的壁垒有哪些?

M. W.: 已经有一系列的市场和管理错误致使失败的投资,而且我认为此处的主要问题是调动投资。我们计算得出,若我们要达到我们的目标,在能源效率上,我们每年(2020年至2030年间)将需要超过1,500亿欧元的投资。当然,我们有一些公共资金,如各成员国和地区,但此处至关重要的是需要私人资金的注入,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并不常见。在某些情况下,银行并不愿意提供资金;因为还会存在支付方和获益方的问题,这就像租客与房东之间的问题一样。此外,很多都是小规模的;但参与者数量却不少,可能需要通过某种方式统计一下,但这样的情况关联到许多问题。但无论如何,这意味着75%的欧洲建筑仍呈现高能耗、低效率。
P. L.: 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对能够迅速投资于能源效率的个人和联合意识的匮乏:最为“绿色”能源是那些没有被消耗的能源。地方当局必须建立物质激励和强制政策,通过提高其盈利能力,来吸引大规模的投资。为提高效率,就必须务实且谦逊地求助于该领域的专家。并非所有参与者均是能源和能效专家。向这一领域权威的企业求助,而且提供业绩承诺合同、共同建设或共同设计通常是获得快速、显著收益的最佳途径。
R. M.: 在比利时,许多大医院始于七十年代末,一个不关注节约能源的时期...这个不利因素也是真正的壁垒!我们也正在一个经济十分紧缩的环境下工作: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了许多行业,而且医疗行业仍持续着明显的削减。作为执行董事,我充分相信某些环保选择必须在未来建设项目的框架下进行。但与此同时,我要向我的团队解释,这样的选择在未来会变得愈加昂贵,因此联合起来的力量非常重要。

业务领域中,有哪些力量可以起到驱动和加速进展的作用?

 

Renaud Mazy,圣吕克大学附属医院执行董事,布鲁塞尔

“真正实现节能需要投入成本,而盈利不可能立杆见影。”
R. M.: 地方当局必须进行长期的投资。因此,我想强调政治决策的明确和持续立场的重要性,这可能为我们的社会定义一个能源视界,在这基础上突破对未来的预测。例如,我对比利时在关于开发太阳能发电激励措施的拖延感到惋惜。或实际上风力发电与化石燃料之间的争论尚未完全定论,这使能源供应商自身也在等待更为明确的答案。幸运的是,市场上的某些参与者以企业为媒介涉足技术和财务,以加快和确保这种转型——这就是威立雅与我们的合作。
P. L.: 必须要实施一项既能激励又设定限制的政策。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是要给予资金或投资补助,另一方面一并实施对排放物的惩罚举措。尤为重要的是,我们可通过征税或适当建立一个可支付的配额体系推出碳定价,以提倡革新和采纳适当的技术,尤其是集中供暖系统,其中这些系统的性能和效率比单个锅炉要高得多。精确地辅助测量其能源消耗量也同样是一个重要的环节,这有助于提升其使用意识。在所涉及的建筑物或工厂中,我们向在那里居住或工作的人提供关于天气、温度和能源消耗的信息,这些信息有助于他们养成更加节能的行为习惯。
M. W.: 欧盟的主要贡献是制定战略和框架,这是一股强大的驱动力:2020年节能指令促成了一系列的活动,已经证实更加具象和具备可预见性。例如,欧盟成员国承诺到2020年将推出2亿台智能电表和4,500万台天然气电表。我们还计算出,我们的能效标识指令为欧洲节省了1,000亿欧元,相当于每户节省了450欧元!因此,我们非常有信心,而且正在努力实现的2030年目标也将引发大量投资和变化。

哪些具体变化或结果将使您认为能源转型已成功了呢?

P. L.: 欧洲目标的实现已取得首进成功。就目前而言,进程比较缓慢。当个人行为成为一种条件反射,大众的行为可以帮助其自身(即无激励措施)实现节能,或提倡他人采纳更高能效的方案时,能源转型就将是成功的。但到目前为止,对能源唾手可得的现状并未使我们养成对降低消耗量的良好意识。因此,我们必须建立适当的机制引导行为,尤其在建筑领域,从而使能源效率成为首要度量的问题。
R. M. : 当能源消耗在对等基础上减少,且碳足迹随之下降时,这便是成功。在这一点上,对于能源效率的不断探索将在我们的心中根深蒂固——它不再是停留在颁布一些高大空的政策措施,即使今天有时依然如此,但那些公众的权威组织颁布的全球性举措所给予的支持,与这个领域中众人所能给予的一样,受益匪浅。
 

M. W.: 我们已经制定了到2030年实现30%节能的宏伟目标,虽然有些人可能认为这还不够,但在我们看来,它是有效向前推进的最符合成本效益的结果。以40%为目标,将会有很多现有基础设施因造价太高以致无法翻新,这也意味着整个欧洲都将进行巨大的建筑翻修,我

们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

一场纯粹,但尚未不足的能源演化

从1990年至2014年,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从5,735降至4,419万吨,显著下降了23%。但许多人质疑,按目前的速度很有可能达到40%的官方削减目标,更不用说到2050年减排80%的目标。碳配额制度是行不通,因为目前排放一吨二氧化碳价格是在5英镑的低价水平。因此,在年消耗量为2.7亿吨,几乎无下降迹象的情况下,淘汰煤炭似乎是遥不可及的憧憬。交通部门的进度被远远落在后面,其二氧化碳排放量以每年0.7%的速度减少,但要求的指标却是2%。

资料来源:法国可持续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所报告,2016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