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塑料经济:有什么机遇?

Bernard Harambillet,Karl-H.Foerster和Laurent Vallée就此展开讨论
Published in the dossier of 十月 2018

欧盟已确立宏大目标,决定自2030年1起再利用和回收所有塑料包装。由于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原生塑料消费的激增,这些目标要求我们对自身的消费和生产行为进行深刻反思。每个人,特别是企业,都在新塑料经济的启动中有着自己应该发挥的作用。

Bernard Harambillet威立雅(法国)废弃物业务线总经理

现在公众对塑料污染有了越来越多的认识。你认为自己的作用是什么?

Bernard Harambillet : 这种认识的觉醒是至关重要的。但最重要的仍然是行动。在威立雅,特别是在废弃物业务线,首要任务是限制废物的生产,特别是塑料废物。这是我们给客户的建议。我们支持他们的收集和分类活动,并参与到再生材料的处理中,使其重获新生。更具体地讲,2018年我们正在开发创新的数字化和参与式收集计划,奖励越来越多参与其中的民众。我们正集中力量加强将塑料转化为二次原料的能力,并与制造商一起打造循环经济,他们也越来越多地参与进来。

Laurent Vallée : 塑料污染是一个集体性问题。整个链条的每一环——塑料制造商和零售商、工业企业、像威立雅这样的再加工处理商、地方政府和民众个人——必须共同认识到全球范围内塑料形势的紧迫性。作为这一复杂链条中的零售商,我们的作用是满足我们客户的需求,而他们正越来越迅速地意识到这一点。因此, 我们正积极与我们的供应商合作, 特别是我们自有品牌的供应商,以便他们能够为我们提供可回收再利用或可生物降解的改进包装。我们还利用我们与客户的直接接触来提高他们对包装问题的认识。

Karl-H. Foerster : 控制塑料对环境的影响始于链条的开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正全力研究该行业预生产阶段的潜在塑料颗粒损失。我们还制定了“清洁扫除行动”(Operation Clean Sweep®)项目,以避免塑料颗粒在塑料行业不同成员的操作过程中泄漏并流散到水环境中。安特卫普在2017年为“零颗粒损失”计划专门设立咨询平台,因而成为第一个加入该项目的欧洲港口。塑料废物在环境中无处安身,而海洋污染成为全球的挑战,必须找到国际化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所代表的欧洲塑料制造商们投身到一些行动当中来,譬如与世界塑料理事会和全球塑料联盟合作,参与了旨在减少海洋污染影响的“海洋垃圾解决方案”计划。

Karl-H. Foerster欧洲塑料协会执行董事

在这种新的背景下,可用来重建塑料经济的杠杆有哪些?

L. V. : 关键的杠杆之一会是将塑料,如包装的负外部性,纳入最终产品的总成本中。激励性税收是一个主要议题,但难以实施。然而,它可以推动使用再生塑料和替代材料。另一个杠杆是链条中不同成员之间的必要协作,以进行创新,将线性经济转换为循环经济。

K.-H. F. : 正是为这一目地,并且为加速提高化学和机械回收再利用的业绩,我们建立了三个欧洲平台:乙烯基循环解决方案(VCS)、聚烯烃循环经济平台(PCEP)和苯乙烯循环解决方案(SCS)。每个平台都专注于一种特定的塑料,因为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案。此外,生态设计还将在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通过研究塑料的再利用和回收,我们将获得最优品质的再生塑料,从而使它得到广泛的使用。

B. H. : 第一个杠杆是政治上的。宣布“2025年实现100%塑料回收再利用”,明确代表了法国在一个宏大政治目标中的立场。因为目前的塑料回收再利用率为22%,远远落后于欧洲41%2的平均水平。为了提高这一比率,一些措施正在实施当中,例如将垃圾分类指南扩大到所有塑料种类。指南将允许所有法国人将所有的塑料垃圾扔进专用回收箱,包括即便是最好的分拣设备也会有疑问的垃圾,比如酸奶瓶及管罐。这一范围的扩大,结合分拣中心的现代化,将使分拣从而回收再利用更多的塑料成为可能。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杠杆,是需求冲击。我们必须实施一项实实在在的政策来刺激对再生塑料的需求。大约50家制造商已经自愿做出了承诺,宣布到2025年将在其产品中增加使用再生树脂275,000吨。这之前,已有300,000吨得到使用。这是一项重大而鼓舞人心的承诺,但对于法国每年投入市场的360万吨塑料,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Laurent Vallée家乐福集团秘书长

这种新经济如何成为一个重大的环境事件?

B. H. : 因为它正变得更加循环,它应对了我们每天面临的紧迫性,就是限制我们的活动——经营、生产和消费——对环境的影响。我想到的是被丢弃在自然界中的数百万吨塑料,它们对我们的生态系统,特别是海洋环境构成了严重威胁。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每年生产塑料近3.2亿吨,其中800万吨流入海洋,相当于800座埃菲尔铁塔的重量。没有人对越来越多的令人震惊的画面无动于衷,它们见证了我们对地球上的动植物所做的一切。

K.-H. F. : 这是一项重大挑战,因为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由于世界人口的增加,到2050年塑料产量将是现在的四倍。因此,迫切需要找到解决方案。

实现真正的循环塑料经济有哪些障碍?

K.-H. F. : 目前,欧盟成员国在回收再利用基础设施以及用于其现代化的资金支持方面存在着显著差异。然而,我们需要各层级公共部门——欧洲的、国家的和地方的——坚定承诺,包括采取适当的监管框架和充足的公共投资。不可避免地,这一背景正在阻碍塑料产品收集率的提升,使27.3%的塑料废物2仍被送往垃圾填埋场。即使许多欧洲国家的情况正在改善,填埋仍然是处理塑料废物的第一或第二选择。我们不能就此止步:欧洲塑料协会支持“零塑料填埋”和塑料废物100%回收再利用的目标。

L. V. : 另一个障碍是,我们在产品生态设计方面的落后,包括包装。而这种生态设计必须普遍化。很快, 制造商将无法再在市场上推出可回收再利用性无法得到保证的产品,或者更确切地讲,客户个人将不再购买这一产品。在产品上市前考虑它的有效可回收再利用性将成为惯例。

宏大的塑料战略

2018年1月16日通过的《欧盟循环经济中的塑料战略》旨在改变欧盟塑料制品的设计、制造、使用和回收再利用的方式。它呼吁所有成员国采用标准化规则,并强调限制塑料废物填埋数量的必要。

B. H. : 的确,我们不能再满足于只有当一个产品成为废弃物品时才去考虑它的可回收再利用性。事情正在发生变化:我们与PV Cycle合作开展的、针对含有塑料材料的太阳能光伏板的回收再利用所做的研发就证明了这一点。尽管如此,主要的障碍仍然是目前对再生塑料的需求过低。问题主要在于让制造商对再生塑料的技术特性放心,以及像所有塑料一样,对它们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放心。另一个主要障碍是塑料污染的国际层面:解决方案并不单单依赖于一个国家。威立雅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提供解决方案,为主要行业和当地居民提供支持。在集团层面,我们的宏大计划是建立一个回收再利用的工业分支。具体而言,威立雅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我们的塑料回收再利用收入增加四倍,从2亿欧元增加到10亿欧元。

你会鼓励采取哪些措施来实现欧盟的塑料目标?

B. H. : 我们能够将大量的塑料进行转化,使其能够重新进入工业流程中。解决方案是存在的。然而,如果我们要实现法国政府到2025年100%回收并再利用塑料的目标,就必须增加塑料废物的收集,支持对工业设施的必要投资——约20亿欧元——并制定激励性的经济机制和监管框架, 以支持再生塑料的竞争力。

K.-H. F. : 我的协会提出了“2030塑料自愿承诺”,既包括2030年的远大目标,也包括需要落实的行动。这一计划专注于减少流失到环境中的塑料,提高资源效率,并增加塑料包装的循环性。如前所述,我们的雄心是到2040年,实现欧盟28国,包括挪威和瑞士所有塑料包装的100%重复使用、回收和再生;到2030年,使塑料包装的再利用和回收再生达到60%。

L. V. : 家乐福的目标是到2025年100%为我们的产品使用可回收再生、可重复使用或可降解的包装。这就要求与我们的供应商进行长期沟通,并与像威立雅的再加工处理商建立合作。

你如何支持市民、社区、工业厂家和分销商旨在循环使用塑料的实践和技术?

L. V. : 2013年,我们重新制作了用在所有家乐福品牌产品上的标签。这使得阅读信息变得更加容易,使每个人都能更容易地对废物进行分类,有利于高质量的收集,并减少被送往垃圾填埋场的潜在可回收再利用产品的数量。

B. H. : 例如,我们正与一些专注于提高人们对塑料回收再利用的认识的初创企业进行接触。由此,我们与初创企业Yoyo成为合作伙伴,这是一个协作平台,为网络中组织起来的志愿者提供废物分类奖励,其目标是将法国目前低于35%的PET塑料回收再利用率提高一倍,特别是在一些主要城市。在波尔多和里昂的初期试验期间,Yoyo社团实现的垃圾分类业绩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只有通过利用我们的合力以及整个价值链上的全部行动,我们才能成功应对塑料回收再利用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