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ng the climate fight: mission possible?

赢得气候之战:有多少胜算?

Michał Kurtyka和安东尼•弗雷罗就此展开讨论。

2018年12月14日,在波兰卡托维兹闭幕的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制定了《卡托维兹规则书》。遏制气候变化,民间团体、政界、企业,所有成员都身处其中,而各自的利益有时又是难以协调的。在一个紧迫的气候背景下,每个成员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应该寻求怎样的正确转型?Michał Kurtyka,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及波兰环境部部长,与威立雅集团首席执行官安东尼•弗雷罗,就此展开讨论。

安东尼•弗雷罗威立雅集团首席执行官

Antoune Frérot

“我们并不缺乏解决方案。然而,我们缺乏政治意愿和经济激励使大多数成员广泛地复制它们。”

作为卡托维兹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您如何总结此次会议?

Michał Kurtyka:这是一场极其复杂的谈判,具有很高的技术性和政治性。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卡托维兹第24届气候大会是成功的。我们制定了全球气候政策的规则,达成了共识。这些规则将于2021年在全球实施,同时取代《京都议定书》,而且这一全球化的大框架将每五年评审一次。它们一旦实施,将要求各国在气候变化行动方面保持透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样,都将从中获益。我们将相互说服对方信守承诺,并保证发展中国家在资金、技术转让和行政能力方面得到支持。

现在有许多迹象表明气候危机正在恶化。与此同时,某些专家,例如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认为仍有可能改变气候状况。就个人而言,您认为人类有能力赢得气候之战吗?

安东尼•弗雷罗:有些战斗的利害关系太大,以至于我们必须参与其中,即使胜算显得微小。遏制气候变化,从而保护我们地球的可居住性,显然就是一场这样的战斗。尽管任务艰巨,但仍有可能在气候时钟所要求的范围内实现经济无碳化。另外无论集体和个人,都要愿意采取更多行动。我们全体,包括制定能源政策的国家,占到地球二氧化碳排放量75%、但也会制定生活方式对其进行限制的城市,消耗资源但发明低碳解决方案的企业,踊跃参与项目实施的各种协会,以及每天通过个人决定,数十次投票支持或反对气候的地球居民。

M.K.:在第24届气候大会上,我们一致通过了《卡托维兹规则书》,这是一套用于制定未来几年全球气候政策的规则。我把它看做是乐观的标志,它表明着在各国日复一日进行的商战之外,我们能够在政治框架之外解决气候问题。我们有时很容易陷入悲观情绪中,对自己说:“我们无能为力”。但这不是解决方法。我认为人类有时间、智慧和资源来应对气候挑战。我们能抓住这个机会吗?这将不仅取决于公共部门,而且还取决于向我们发出许多信号的企业、城市和地区。

Michał Kurtyka波兰环境部长,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

Michał Kurtyka

“我认为人类有时间、智慧和资源来应对气候挑战。”

“为了地球的利益,每个国家都必须找到不仅能造福它自己的公民,而且能越过国境,造福其他每一个人的关键因素。”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其最新报告中建议,到2030年,将人为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比较2010年的水平减少约45%。通常来说,企业为实现这一目标可以发挥哪些作用?威立雅为此目的实施了哪些解决方案?

安东尼•弗雷罗:企业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它们在创新,并能够生产较低碳产品和服务。在这方面,它们对自己的供应商、客户和消费者拥有强大的带动作用。例如,是企业降低了电力的储备成本,这是能源转型成功的关键点。威立雅通过发明报废电池的回收再利用工艺参与进来,既节省了稀有资源,又帮助降低了成本。

M.K.:我认为必须对企业提出要求,但要注意不要要求太多。它们必须创新,提出新的经济模式,发动自己的研发,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不能把一切都放在它们的肩上。企业找到有利于环境的好想法,但这些想法在开始时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利润。公共部门必须通过鼓励性的法规支持创新,帮助创新型企业成长。

安东尼•弗雷罗:威立雅等企业已经提出了一些各不相同但又互为补充的解决方案:能源效率,再生能源,通过将废物转化为资源大幅减少碳排放的循环经济,甲烷的收集——它释放到大气中时是一种污染物,但如果转化为热量则是绿色能源。这些解决方案的广泛实施将带来巨大的收益。以废能回收为例:在欧洲,工厂和城市的废热仅有1%得到再利用,99%都浪费了!我们并不缺乏解决方案。然而,我们缺乏政治意愿和经济激励使大多数成员广泛地复制它们。

煤炭是世界多种经济的基础。可以实施哪些解决方案来实现向低污染能源转型?

M.K.:关于全球能源模式,目前并没有神奇的解决方案。然而,如果我们不尽一切努力去找到它,我们将一败涂地。化石能源排放温室气体,煤炭污染极端严重。每个国家都有责任找到化石燃料的替代解决方案。以波兰为例,政府正在考虑截止2040年的能源战略。这一战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零排放能源:太阳能、风能和核能发电。特别是,目前正在讨论的草案将考虑大幅度发展太阳能发电,从2030年的10,000兆瓦增加到2040年的20,000兆瓦。

安东尼•弗雷罗:我们集团积极加入了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进程。由此,我们已采取措施在中欧和中国的煤电能源生产设施上改用可替代燃料。在捷克共和国的Karviná,煤炭不久将被固体回收燃料和天然气所取代,后者排放的二氧化碳要少得多。同时,我们设定了二氧化碳的每吨内部价格,在评定我们的不同投资时将其考虑在内。

为能源和生态转型提供资金支持的问题至关重要。在您看来,应该优先采取哪些措施?

安东尼•弗雷罗:主要的阻力在于要采取的具体激励措施。为了在整个经济成员的链条上推广低碳解决方案,必须设定二氧化碳的价格。一个强健的、可预测的和足够高的价格,使不污染的成本低于排放碳造成污染的成本。针对废物和废水,各国制定了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或严格的排放上限。奇怪的是,它们针对温室气体做的要少得多。目前,只有10%的二氧化碳排放被以足够的价格征税,以便将升温限制在2摄氏度。如果监管机制薄弱,我们将永远不会有强劲的气候政策!

M.K.:我们已经动员一些重要基金经理面向一些负责任的投资重新制定战略选择方向,这很好。然而,也必须向微小企业融资和众筹提出要求。我们都要在这方面发挥作用。最后,还有欧洲基金。欧盟委员会最近宣布,在其下一个预算定向时,将把25%的资金用于气候政策。但是卡托维兹第24届气候大会所显示的,以及此前巴黎(会议)所揭示的是,没有公民对话,我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在全球气候、能源、食品等政治选择的背后,是公众的选择。

正因如此,卡托维兹第24届气候大会将“公正转型”概念放在讨论核心。这具体是指什么?

M.K.:公正转型意味着建立对话并体现出尊重,而且所做出的决定得到每个人的认可。我们的倾向性在哪儿?在这种情况下,政策只能反映社会共识。为了地球的利益,每个国家都必须找到不仅能造福它自己的公民,而且能越过国境,造福其他每一个人的关键因素。

安东尼•弗雷罗: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想被接受,转型必须是公正的,并被视为公正的。如果忽视其社会维度,我们将无法成功实现能源转型!应对气候紧急情况是一个公正问题,首先是对于受到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贫穷国家,而它们对气候变化应负的责任最少。在发达国家,我们必须为煤炭行业的从业人员安排转行,煤炭是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波兰有超过100,000名这个行业的工人,美国有超过70,000名。从长远来看,这些工作岗位中的大部分将会消失。我们必须进行填补,特别是通过在清洁能源领域创造其他就业机会:到2030年,预计将有4,000万人从事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工作,是现在的四倍。

阅读记录月份的全部内容